<rt id="ed1sb"><menuitem id="ed1sb"></menuitem></rt>
<i id="ed1sb"><tbody id="ed1sb"></tbody></i>
  • <track id="ed1sb"><menu id="ed1sb"></menu></track>

    <tt id="ed1sb"></tt>
    <acronym id="ed1sb"></acronym>

    <source id="ed1sb"></source>

      <source id="ed1sb"><meter id="ed1sb"><em id="ed1sb"></em></meter></source>
      歡迎訪問秋雪詩詞網,加群?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?!
      當前位置:主頁 >知識 >

      《送梁六自洞庭山》張說唐詩鑒賞

      秋雪詩詞網知識 《,送梁六自洞庭山,》,張,說,唐詩,鑒賞,【,

      【作品介紹】

        《送梁六自洞庭山》是唐朝政治家張說所創作的一首七言絕句,這是一首寫景抒情的詩作,這首詩詩人通過描述送別友人梁六的途中的景色,來抒發詩人貶居凄婉之情遠重于送別之意的感嘆。

       

      【原文】

      送梁六1自洞庭山2

       

      巴陵3一望洞庭秋,日見孤峰4水上浮。

      聞道5神仙6不可接7,心隨湖水共悠悠8。

       

      【注釋】

      梁六:作者友人潭州刺史,梁知微。

      洞庭山:指洞庭湖中的君山。

      巴陵:今湖南岳陽縣。

      孤峰:指洞庭湖中的君山。 

      聞道:聽說。

      神仙:這里指湘君,湘夫人等傳說中的神仙。

      接:接近。

      悠悠:悠長,自然。

       

      【白話譯文】

        站在岳陽樓上舉目遙望,看見洞庭秋水遠接云空,那孤獨的君山聳立湖心,倒影在廣闊的湖中整日浮動,聽說君山上面有神仙住著,仙凡相隔不能與他靠攏,我從今以后的相思情和那湖水一樣悠悠無窮。

       

      【創作背景】

        張說于開元四年(716)貶為岳州刺史,才志難展,心情苦悶,恰逢梁六路徑岳陽回長安,好友相會,貶所送人,引起詩人對朝廷的向往,對命運的感嘆,對友人的惜別,懷滿腹惆悵的心情創作這首詩。

       

      【賞析】

        這是作者謫居岳州(即巴陵,今岳陽)的送別之作。梁六為作者友人潭州(今湖南長沙)刺史梁知微,時途經岳州入朝。洞庭山(君山)靠巴陵很近,所以題云“自洞庭山”相送。詩中送別之意,若不從興象風神求之,那真是“無跡可求”的。

        謫居送客,看征帆遠去,該是何等凄婉的懷抱(《唐才子傳》謂張說“晚謫岳陽,詩益凄婉”)?“天涯一望斷人腸”(孟浩然),首句似乎正要這么說。但只說到“巴陵一望”,后三字忽然咽了下去,成了“洞庭秋”,純乎是即目所見之景了。這寫景不渲染、不著色,只是簡淡。然而它能令人聯想到“裊裊兮秋風,洞庭波兮木葉下”(《楚辭。湘夫人》)的情景,如見湖上秋色,從而體味到“巴陵一望”中“目眇眇兮愁予”的情懷。這不是景中具意么,只是“不可湊泊”,難以尋繹罷了。

        氣蒸云夢、波撼岳陽的洞庭湖上,有座美麗的君山,日日與它見面,感覺也許不那么新鮮。但在送人的今天看來,是異樣的。說穿來就是愈覺其“孤”。否則何以不說“日見‘青山’水上浮”呢。若要說這“孤峰”就是詩人在自譬,倒未見得。其實何須用意,只要帶了“有色眼鏡”觀物,物必著我之色彩。因此,由峰之孤足見送人者心情之孤。“詩有天機,待時而發,觸物而成,雖幽尋苦索,不易得也”(《四溟詩話》),卻于有意無意得之。

        關于君山傳說很多,一說它是湘君姊妹游息之所(“疑是水仙梳洗處”),一說“其下有金堂數百間,玉女居之”(《拾遺記》),這些神仙荒忽之說,使本來實在的君山變得有幾分縹緲。“水上浮”的“浮”字,除了表現湖水動蕩給人的實感,也微妙傳達這樣一種迷離撲朔之感。

        詩人目睹君山,心接傳說,不禁神馳。三句遂由實寫轉虛寫,由寫景轉抒情。從字面上似離送別題意益遠,然而,“聞道神仙——不可接”所流露的一種難以追攀的莫名惆悵,不與別情有微妙的關系么?作者同時送同一人作的《岳州別梁六入朝》云:“夢見長安陌,朝宗實盛哉!”不也有同一種欽羨莫及之情么?送人入朝原不免觸動謫宦之感,而去九重帝居的人,在某種意義上也算“登仙”。說“夢見長安陌”是實寫,說“神仙不可接”則頗涉曲幻。羨仙乎?戀闕乎?“詩以神行,使人得其意于言之外,若遠若近,若無若有”(屈紹隆《粵游雜詠》),這也就是所謂盛唐興象風神的表現。

        神仙之說是那樣虛無縹緲,洞庭湖水是如此廣遠無際,詩人不禁心事浩茫,與湖波俱遠。豈止“神仙不可接”而已,眼前,友人的征帆已“隨湖水”而去,變得“不可接”了,自己的心潮怎能不隨湖水一樣悠悠不息呢?“心隨湖水共悠悠”,這個“言有盡而意無窮”的結尾,令人聯想到“惟見長江天際流”(李白),而用意更為隱然;叫人聯想到“惟有相思似春色,江南江北送君歸”(王維),比義卻不那么明顯。濃厚的別情渾融在詩境中,“如空中之音,相中之色,水中之月,鏡中之象”,死扣不著,妙悟得出。借葉夢得的話來說,此詩之妙“正在無所用意,猝然與景相遇,借以成章,不假繩削,故非常情能到”(《石林詩話》)。

       

      【作者介紹】

        張說(667—730)初盛唐之際文學家。字道濟,一字說之,洛陽人。公元689年(永昌元年),舉賢良方正,授太子校書郎。因不肯依附張易之兄弟,忤旨,被流放欽州。唐中宗復位,召回,進同中書門下平章事,任兵部侍郎。公元711年(景云二年)任宰相,監修國史。玄宗時封燕國公,任中書令。因與姚崇不和,貶為相州刺史,再貶岳州刺史。公元721年(開元九年),復為宰相。翌年出任朔方軍節度大使,官至右丞相兼中書令。張說掌文學之任共三十年。文筆雄健,才思敏捷,朝廷重要文誥,多出其手,與許國公蘇颋并稱“燕許大手筆”。尤其擅長于碑文、墓志的寫作,其詩除應制奉和之作外,有不少佳作傳世。有《張燕公集》。更多古詩詞賞析內容請關注“”()

      秋雪詩詞網
      秋雪詩詞網
      ? 小荡货爽死你h,性欧美牲交视频在线播放,新婚人妻被公侵犯中文字幕
      <rt id="ed1sb"><menuitem id="ed1sb"></menuitem></rt>
      <i id="ed1sb"><tbody id="ed1sb"></tbody></i>
    1. <track id="ed1sb"><menu id="ed1sb"></menu></track>

      <tt id="ed1sb"></tt>
      <acronym id="ed1sb"></acronym>

      <source id="ed1sb"></source>

        <source id="ed1sb"><meter id="ed1sb"><em id="ed1sb"></em></meter></source>